您好,盖德化工网欢迎您,[请登录]或者[免费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成功案例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刘小姐
  • 025-66915675
  • 18951954530
三国的终章丨西晋灭吴之战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1-12-29 浏览次数:

  公元252年,吴国的一代雄主孙权病死,年仅9岁的孙亮继位。年幼的国主无法独自处理朝政,于是,

  公元253年,首任辅理大臣诸葛恪因北伐失败而失势,权臣势力被宗亲孙峻取而代之。

  孙峻死后其弟孙琳执政,却与逐渐长大的国主孙亮产生矛盾。年轻的国主准备联合卫将军全尚将孙琳诛灭,孙琳得知消息后,先下手为强,出兵攻击全尚,顺便废黜了孙亮。

  此后,孙权的第6个儿子孙休登上了吴国大位。知道自己并不安全的孙休,在继位后立刻将孙琳铲除,结束了孙吴政权交接的动荡局势。然而,这仅仅只是孙吴危机的开始。被后世学者称为吴国中兴之主的孙休,不过是在为动荡的东南局势,拖延时间。

  公元264年,在位不到10年的孙休病死。西面的蜀国则为北方的曹魏所灭。就是在吴国内部,也有交趾郡的郡吏吕兴的地方叛乱。

  在吴国内忧外患之际,朝廷上下决定立一位年纪较大的国主来度过危机,他们将目光盯向了废太子孙和的儿子孙皓。

  原以为能够迎来一位稳健治国的国主的朝廷重臣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拥立了一个恶魔为君。

  孙皓是三国时期著名的暴君,他贪恋酒色且残暴无比,大臣、王族乃至身边的宫女无不备受其虐杀欺辱。更为要命的是,他任用奸佞而迫害良臣,致使吴国上下人人忧恐,大臣大将无所亲信。

  公元270年,主持长江中上游防御事务的陆抗上书,请求增加3万精兵巩固吴国西侧要地西陵的防御。这个合情合理的要求,却被孙皓无视。

  当新建立的西晋,派益州刺史在长江上游修造舰船时。吴国的建平太守吾彦要求加强建平防守,准备抵抗西晋即将发动的进攻。这个请求同样被孙皓无视。

  公元265年,已在2年前灭亡蜀国的曹魏政权,被权臣司马懿的孙子司马炎篡取了皇位。

  魏元帝曹奂被迫禅让,曹魏宣告灭亡,取而代之的是司马家族的西晋王朝。三国时代,正式进入了倒计时。

  他一面以怀柔的策略安抚蜀国遗老遗少,减少征服带来的矛盾。一面安排能臣强将羊祜、卫瓘、司马伷到荆州-临淄-徐州等军镇要处,准备南征东吴。

  在这些人中,又以羊祜最为积极。他镇守荆州时修缮盔甲、训练士卒、积极备战,还用计谋使吴国解除了距离襄阳700多里的石城守卫。这使晋军得以解放一半的士卒用于屯田,收获了可以供应10年的储备粮。

  不但如此,他还制定了由长江上游顺流而下攻吴的策略,献给晋武帝。晋武帝满意地采纳了他的意见,让本该回京的益州刺史王濬继续留任备办舟船、训练水师。

  王濬也是不负使命,所造舟船数量繁多且质量高超。在这些新造战船中,有不少是双体结构的楼船。其中最大的舟船可载2000多人,甲板宽阔到甚至可以跑马。

  整个西晋水师的军力高达7万之众,舟棹之盛,自古未有。征吴之事已是箭在弦上。

  公元279年,经过羊祜等人的反复上书,确认战前准备充分后,晋武帝下令发20万水陆大军,分6路伐吴。

  如此大规模的南征行动,在中国历史上还是头一回。在此前的历史中,基本上不存在依靠长江天险来拱卫自己的地方强权。即便是号称80万大军南下的曹操,也不过是走长江中游的荆州一处。

  最后是从巴蜀出发的水军,由益州刺史王濬与巴东监军唐彬率领。沿着长江由西向东,直逼东吴首都——建康。

  我们都知道,正常的战略部署,讲究集中力量打击对手。为何此次晋武帝却将军队分散为六路呢?是晋武帝不懂军事瞎指挥吗?

  其实不然!此次灭吴的时机非常难得,完全仰赖于孙皓带来的恶劣局势,所以应该以快速结束战争为要点。

  这样的话所动员军力就必须够多,行动就必须迅速,这也是西晋动员了20万之多的军力的原因。

  但是如此数量的大军显然是不能集中于一处的,否则对于古代生产条件下的后勤来说,将是巨大的灾难。

  动员部队时消耗的大量时间,也会暴露自己,破坏攻击的突然性。所以,多路出击也就顺理成章了。

  不但如此,晋武帝还充分考虑到了对手的情况。东吴同西晋一样采用世兵制,在这种制度下,士兵主要来自于世代当兵的兵户。

  每当战争来临之时,便从兵户中按照一定比例抽取16岁以上50岁以下的男性当兵。西晋伐吴时以2—3丁取一人,4丁取2人的比例征调。

  以此比例推算,东吴全国兵户中,适合当兵的23万人中只有11.5万可以抽调出来。但这只是理论上的数字,实际动员水平会更少。

  这样的军力虽然不能算少,但分布在长江沿线上,就显得捉襟见肘了。尤其是东吴在暴君孙皓的统治下疏于防范,未有备战。

  如此一来,足有20万之多的西晋军队,即便分为六路,也比防御的东吴军更多。而任何一路军队的进攻,将会让分散于各处的东吴军无法集结,最终被各个击破。

  相反,西晋军则可以集中力量打击敌人。特别是来自蜀地的船队,会像一把尖刀,从长江西面直插东吴沿江防御的侧翼。

  为了达到良好的的效果,晋武帝还特意要求此路舰队可以节制沿路陆军部队,沿路的陆军要配合支援水军的进攻。

  水陆联合使得东吴本就捉襟见肘的防备力量,在面对北面和西面的晋军时,显得更加渺小。

  东部的司马伷逼近南京,所部王恒渡过长江连破吴军。司马伷西边的王浑部先是攻克安徽和县地区,又在当涂采石矶击败东吴张悌所率北上的三万吴军。最后向西,攻克寻阳。

  中部的胡奋部则攻克湖北公安地区。他西边的杜预部,陈兵于江陵一带,命麾下参将樊显和襄阳太守周奇西进夺取东吴的诸多要塞。通过夜袭,占据乐乡,为巴蜀而来的舰队打开通道。

  得到陆军支援的巴蜀水师率先攻克丹阳,又向湖北宜昌东南的西陵进击。他们在行至险要之地时,遭遇吴军所设置的铁链、铁锥阻挡。

  由于此前羊祜俘获间谍,得知了这个情报,巴蜀水师并没有因遭遇铁链、铁锥而损失船只。王濬命善水者乘竹筏拔掉江中暗藏的铁锥,又用火烤热铁链使其断裂。

  一路过关斩将的舰队,最后只需要攻克最后一个目标——江陵,便可彻底打开吴国西部的门户。

  此时驻守江陵的还有一支孙韵所率的吴军,他并未被巴蜀舰队的攻势吓倒,主动出击迎战西晋水军。

  曾经号称三国中最为强大的吴国水军,此时已经不是西晋水师的对手。尽管西晋船队大量使用了当年曹操兵败赤壁时的布置,包括笨重的连体船,还用铁索将船只彼此绑定。

  但因为占据顺风顺水位置的上游,且士卒训练充分,所以根本不惧怕吴军可能的火攻与袭击。被绝对优势压制的吴国船队,只能退守江陵。西晋的一些陆军部队,早已埋伏于城外。结果,进攻者就趁着吴军撤退进城的时候,尾随而入夺取江陵。

  江陵沦陷后,东吴在沅江、湘江以南到岭南一带的州郡皆望风而降。为了进一步巩固胜利,晋武帝立刻调整了战略,将作战的主导由全面进攻转到巴蜀水军东击上。

  他首先命令杜预部南下镇抚零陵、贵阳、衡阳三郡并调拨1.7万人给巴蜀舰队。接着让巴蜀舰队沿江东下,攻克夏口与武昌。接着再调1.3万人来补充巴蜀舰队。

  与此同时,王浑部歼灭了孙悌的吴军,但因担心冒进而停滞不前,执意等待舰队的到来再联合进攻。这样虽然错失了独自取胜的机会,却也并无过失。

  一路东进的巴蜀舰队,此刻有多达八万的军士。沿途的吴军守将张象、陶濬,曾率水军想要阻击,但都因士兵害怕巴蜀舰队的攻势望而迅速失败。如此声势浩大的船队,在长江地区的战场上,确实无人能敌。

  很快,王濬所部舰队经过三山,顺利抵达南京附近。见到援军到来的王浑立刻邀请王濬停下舰队商量作战策略。但王濬不愿意错失一鼓作气取胜的机会,他借口:“风利,不得泊也”,独自挥师攻向南京。

  困守南京的孙皓,见西晋的三支兵马正在逼近首都,知道自己大势已去。于是,听从薛莹、胡冲等人的建议,派遣使者分别向3位西晋将领投降,并将印玺交与琅琊王司马伷。

  随后王濬率军攻入南京,孙皓反绑着手把棺材装在车上向王濬投降,东吴宣告灭亡,西晋尽收其四州四十三郡。

  纵观此次气吞山河的伐吴战争,晋武帝的安排可谓是直击要害。完美地利用兵力分散和吴国只能集中力量抵抗一个方向的特点,上演了一出分进合击的好戏。

  除开战略上的成就,此次战争亦有着巨大的时代意义。东吴的灭亡,意味着中国结束了分裂的三国时代,迎来了一个相对短暂的大一统时期。

  长江以南地区,则在这个间隙,完成了历史地位的第一次升级。这在后来的历史上,将不断显现出重要作用。

  三国时代虽然结束了,但历史的进程仍在继续。西晋王朝以其短命著称,其失败的政策,更是开启了一个时间更为持久的分裂时代。

  就在这下一轮乱世中,由东吴大力开发,西晋收入囊中的江东之地,成为汉文明最后的栖身之所。

--暂无评论--

匿名   会员登录Email: 密 码:
内 容:
验证码: 请照此输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