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盖德化工网欢迎您,[请登录]或者[免费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成功案例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刘小姐
  • 025-66915675
  • 18951954530
母亲与“嫩草”私奔导致女儿惨死、三子入狱!88年武穴市重婚案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2-01-06 浏览次数:

  一本不足百页的棕色卷宗,记录着一个已步入中年的女人的丑恶历史∶从1982年起,她就与一个比她小11岁的鳏夫重婚,弃家不顾,私奔在外,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她毁了;

  15岁的女儿因她做母亲的名声不好,含恨自杀;三个儿子因得不到母爱而犯罪判刑;家中只剩下她那年近50的孤苦伶仃的丈夫……

  6年前,武穴市某乡的农村妇女夏玉季,与丈夫结婚整整20个春秋,生下了三男一女。丈夫以做豆腐为生,她坐店经销,还种了几亩田地,富裕的经济收入支撑着这六口之家,日子过得蛮红火。虽说她年近40,但每日卖豆腐,日不晒,雨不淋,故风韵犹存。与同龄的农村妇女相比,显得年轻、丰腴、漂亮。

  这年夏天,她丈夫带着儿女们到外地去做豆腐,家里只留下她一人。一天,她挑谷去粮店,途中遇到邻村李树德同行,李树德时年28岁,在婚姻问题上是多灾多难,与第一个妻子性格不合,分道扬镳;第二个妻子刚续回来,就暴病身亡。他孤独一人生活已经4个年头了。

  李树德见夏玉季挑担行走,跌跌撞撞,便帮助挑一程。谷卖完后,夏玉季出于感激,买了两碗肉丝面,二人对席而坐,边吃边谈。谈着谈着,夏玉季仿佛觉得对方有一种魅力吸引着她,回家的路上,她执意要去李树德家看看。

  一进李家,她春心荡漾,主动进攻,挑逗献媚。在短短的时间内,她征服了比他小11岁的男人。不久,他们不满足这种暗地偷情的生活,双双离家出走,远离家乡去过那“野鸳鸯”的生活。

  夏玉季外出重婚之后,丈夫、儿子、女儿四处寻找她,好不容易在大冶县将她找了回来。丈夫非常气愤,一状告到法院,夏玉季、李树德被捕入狱。法院开庭审理时,夏玉季装着十分痛悔的样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丈夫表示要真诚悔改。

  丈夫心软了,他想,她毕竟是自己的结发之妻,且生育了4个子女,孩子不能失去母爱,只要她痛改前非,何必要她去受铁窗之苦呢?于是他撤回起诉,把夏玉季领到家中。

  回家后,尽管丈夫、儿女对她十分亲热,不计前嫌,乡亲们对她也好言相劝,然而,夏玉季仍劣性不改,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她再次与李树德幽灵般地逃匿了。

  夏玉季再次离家出走,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极大的不幸。她女儿小莲在学校里本是个出类拔萃的学生,学习成绩优良,自母亲与人私奔之后,在她幼小的心灵上投下了一层厚厚的阴影。见老师低头而过,见同学沉默寡言,天真活泼,令人可爱的面孔消失了。

  一次,她与同学闹矛盾,这个同学当众揭了她母亲的短,小莲羞愧难忍,一狠心,喝了高效农药,带着对母亲的怨和恨匆匆离开了人间,此时她才15岁!

  小莲的死,对家庭的冲击太大了。夏玉季的丈夫想以家庭的不幸,去唤起妻子的母爱与良知。他积攒一些盘缠路费,叫大儿子外出寻母。天地这么大,上哪儿去找呢?

  大儿子风餐露宿,跑遍了整个鄂东南,也未寻觅到母亲的踪迹。路费用光了,在举目无亲的情况下,他开始萌生邪念,去偷些杂物做路费将母亲找到。经过多方打听,终于在阳新县某地找到了母亲的下落。

  当他正准备与母亲返回故土时,因盗窃事发,一副冰冷的手铐锁住了他的双手。他被阳新县人民法院以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夏玉季见儿子为寻找她而犯罪入狱,心里一阵酸痛,几年来的露水夫妻生活,她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女儿惨死,儿子服刑,真是家破人亡啊!

  她想回家重整家园,但又徘徊了。家里的人将会对她怎样?乡亲们将怎样看待她?法律会不会饶恕?左思右想,她觉得还只有“破罐子破摔”。

  夏玉季的丈夫接到大儿子判刑的通知书,犹如一声晴天霹雳,震得他昏死过去。几年来,他既当爹又当妈,拖儿带女,饱经风霜,指望妻子能回心转意,儿女能长大成才,然而希望全成泡影。

  从此,他颓废了,丢弃了豆腐业,荒芜田地,每月借酒浇愁,家庭开始走向没落。他对身边还剩下的两个孩子也不管教了。

  从小就失去母爱的两兄弟,经常受到父亲粗暴的训斥,还未上完小学,就在社会上游逛。时间一长,两兄弟就变成了一对混世魔王了。他们背着父亲偷鸡摸狗,打架斗殴,经常闹得四邻不安。

  1988年3月,两兄弟在“哥儿们”的邀约下,光天化日之下在公路上拦路抢劫,夜里翻墙入室,连续作案多次,公安机关又将夏玉季仅剩的两个儿子逮捕了。

  市检察院接到当地政府、妇联的举报后及时立案侦查。1988年5月23日,夏玉季、李树德这对“野鸳鸯”被捉拿归案。

  1988年7月16日,武穴市人民法院分别公开审理夏玉季重婚案和她两个儿子的抢劫案。

  候审室内,母子相见。夏玉季见两个儿子的手上锃亮的手铐,失声痛哭:“儿啊,全怪你这个不争气的娘,弄得家破人亡。娘对不起你呀!”

  然而两个儿子丝毫也未被母亲的哭声所感动,反而横眉冷扫,不屑一顾,他们恨透了这个罪恶的母亲!

  庭审开始了。首先出庭的是夏玉季。公诉人义正辞严地指控了夏玉季的犯罪事实和给家庭造成的危害,旁听席上一双双愤怒的眼光射向夏玉季。

  审判长宣布了判决结果:被告人夏玉季无视国法,道德败坏,屡教不改,其行为构成重婚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八十条之规定,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李树德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夏玉季押下去了。接着另案审理她两个儿子犯的抢劫罪。在法庭上,辩护人对两兄弟的犯罪原因进行深刻的剖析,对他们从小失去母爱和母亲弃家不顾给家庭带来的灾难使他们走上犯罪道路的过程作了沉痛的叙述。

  律师一席话,使旁听席上人们的心里沉甸甸的,对被告席上的两兄弟深表同情和惋惜,希望法庭对他们从轻发落。但是法律是无情的。法院依据刑法第一百五十条之规定,分别判处兄弟俩有期徒刑十三年和三年。

  是的,两个儿子的刑期都长于母亲的刑期,这是由犯罪的性质决定的。然而在道德法庭上,母与子的“刑期”也许该调过来,如果不是这个母亲的无耻与罪恶,那么她的家庭就不会出现女儿惨死、三子伏法的悲剧。她那已泯灭的良心将永远受到谴责……

--暂无评论--

匿名   会员登录Email: 密 码:
内 容:
验证码: 请照此输入→